替身行业不应成,替明星挨耳光有

【影视行业“替身”泛滥系列评论之二】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如果说替身行业的存在是出于市场和影视艺术的需求,健全替身行业的规范也十分必要。行业中需要树立一个普遍的规范,除了控制滥用替身情况,更重要的是为替身演员正名,让这个群体成为一个规范的工种,给予其剧组工作人员应有的福利和保障,而不是让替身行业成为讳莫如深的存在。

拍危险动作用替身!拍远景、背影用替身!拍部位特写用替身!拍打滚、下跪,用替身!

替身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当下的影视圈,明星片酬疯涨的同时出现了上述怪现象。“你去横店影视城看看,就会知道替身有多泛滥了,一些明星的戏份,可能超过一半都是各种替身完成的。”编剧汪海林说这话时,语气有些无奈。如今,替身演员这个行当,正变得越来越细分,而与之相对的,是“鲜肉”“小花”们的演技屡屡被观众诟病。

近来,随着“小鲜肉”大量使用替身的不敬业行为曝光后,引发了广大公众对影视圈滥用替身行为的不满。一时间替身也似乎与不敬业关联了起来,更有甚者大呼影视圈拒绝替身以整治一些流量明星的不敬业之风。然而关于替身这个职业和他们的生存状态我们却知之甚少。替身们常常被视为隐匿在明星背后的灰色存在。

替身行当多

其实替身这个职业在影视圈由来已久,一般来说演员用替身的是武替和一些具有专业度的戏。在拍演员难以胜任的、高难度的动作时理应用专业的武替以避免不必要的伤害。例如大家熟悉的经典电影《007》中大量穿越火海、高空飞跃等镜头都由著名特技导演、替身演员维克·阿姆斯特朗完成。连素来以敬业闻名的功夫皇帝成龙也要用替身来完成一些危险动作。

替明星挨耳光有“抽替”

而一些技术性强的镜头如展示软笔书法、烹饪镜头、舞蹈、乐器这些无法通过短时间的训练达到演出要求标准的镜头,用替身也是对影片整体质量的一种保障。如果一刀切地将替身与明星不敬业关联起来,其实也是一种误读。

明星演员拍戏过程中,总会遇到高难度或者特殊性的镜头,导演组担心大咖演员们难以完成,于是就出现了“武替”“文替”以及“光替”。“武替”主要负责打斗或危险镜头,“文替”是替演员的背影或者全景里面的镜头,“光替”则是替演员站位,在剧组换机位打光时需要其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汪海林直言,以前的替身演员一般都是以应急措施而存在,“一部戏的许多替身演员,往往备而不用,因为主演出状况的情况并不多。”

规范替身行业是关键

近十年,随着影视行业的发展,出现了各种替身演员。在冯小刚导演的《夜宴》中,替身演员邵小珊因为替章子怡出演裸露镜头,让“裸替”这个词被大众知晓。随后,行业内又出现了“胸替”“发替”“脚替”“手替”……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如今还出现了替明星挨耳光的“抽替”,甚至是替明星吃饭的“饭替”。

目前国内替身行业仍然十分不规范,替身们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如早前著名的章子怡“裸替”邵小珊的署名权官司就引发了极大关注。替身们付出了时间与精力的表演,却在影片中作为灰色的存在,被剥夺了署名的权利,而且往往因为某些强制的“事先约定”而维权困难。

替身演员的身价分三六九等,“裸替”是替身演员中收入较高的,“武替”次之,其次是“文替”,待遇最低的是“光替”,片酬只比普通群众演员略高一些,基本无技术含量。

然而对于替身权利在法律层面上也没有明确的保障。目前,不管是《世界版权公约》、《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等国际公约,还是我国现行法律都未对“替身演员”作出明确的规定,更谈不上“替身演员有无署名权”的价值判断。

市场的需要,也使一些替身演员脱颖而出:被姜文导演挖掘出的周润发的替身演员文祥、范冰冰的替身演员王亚楠、赵丽颖的替身演员李可等,已逐渐走出明星替身的局限,开始拍自己的戏。但这样的幸运儿在庞大的替身演员群体中实在太少。已经干了三年武替的金龙最近正在考虑转行,“承担了大量的戏份,但太危险,收入却不及明星的一个零头,真的看不到希望。”

有时候甚至替身的人身安全都是问题。替身伤亡事件层出不穷,有些剧组为了降低成本甚至在安全保护措施不完善的情况下让替身进行一些危险系数极高的拍摄。曾经就有一名替身演员在未采取任何保险措施的情况下拍摄“浮尸”的镜头时而不幸溺亡。甚至有些剧组随便找业余替身来代替专业特技,比如在拍摄“火烧人”的镜头时,专业替身一定要穿防火衣、擦防火油、但业余替身仅穿件隔热的石棉衣就让烈火焚身。这种极其不规范的操作方式使得替身演员成了剧组中的“二等公民”,做最危险的事,领着最微薄的薪水,并且往往由于没有签订规范的合同,甚至是仅仅口头约定,导致这些替身在受到伤害后维权变得十分困难。

明星时间金贵

如果说替身行业的存在是出于市场和影视艺术的需求,健全替身行业的规范也十分必要。行业中需要树立一个普遍的规范,除了控制滥用替身情况,更重要的是为替身演员正名,让这个群体成为一个规范的工种,给予其剧组工作人员应有的福利和保障,而不是让替身行业成为讳莫如深的存在。

除了拍戏各种走穴不耽误

□枕书

替身演员的大量出现,无形中让不少当红明星不再把表演放在心上。

一位网友在自媒体“关爱八卦成长协会”中爆料,自己曾去《孤芳不自赏》探班过好几次,结果发现多数时间都是Angelababy的替身在拍戏,包括台词、正面特写都是替身拍的。而一位熟悉该剧组的人士透露:“Angelababy的活动实在太多了,5月和6月都是一个月拍半个月的戏,剩下的半个月当然要用替身了;男主角钟汉良只拍了5月和6月两个月,7月就拍新戏去了,所以男女主角同时拍的戏份不超过1个月。”影视行业观察者娱超人直言不讳地指出,经纪公司不会让当红艺人闭关拍戏几个月不出门,各种走穴圈钱其实就是一个被过度消费的过程。

个别年轻当红演员滥用替身,对待表演漫不经心,令不少影视圈的前辈叹息不已。在1994版《三国演义》中扮演吕布一角而为观众熟知的演员张光北透露,在某部剧中,一位和自己搭戏的“小鲜肉”从不出现,拍戏都靠替身,“难得出现了,一天随意拍70场戏,而他一天的片酬是100万元人民币。”当年为塑造吕布这个角色,张光北每天早晨先去骑马,吃饭后拿着方天画戟练,把三英战吕布的那套对打练得滚瓜烂熟,“那会儿没替身,演员花几年心血在角色里,沉淀出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亲力亲为拍摄危险场景的当红明星,在当下已成稀缺。长期在剧组工作的胡先生表示,不少演员进剧组都签了巨额保险,他们的安全当然是重中之重,替身的使用能很大程度上降低风险,“如果受伤的是当红明星,那剧组的损失可就大了!”而曾经做过多年武替的刘先生感慨,当下的行业把一些当红明星捧得太高了,“都快不会走路了,打滚都要替身,这在十几年前是不可思议的!”

“长剧”赶进度

男女主角多个替身很常见

替身演员的大量出现,与近些年电视剧越拍越长不无关系。

一位常年在横店从事电视剧制作的业内人士介绍,以前一部20多集的电视剧,拍摄周期为3个月,现在的电视剧动不动就超过50集,而制作周期并没有相应增加,“很多剧都是集中拍摄和分组拍摄,演员档期通过替身可以协调开,也能赶进度。”他还透露,一部古装大剧中,男、女主角有3个至5个替身,很常见。

当下身价不菲的“小鲜肉”“小鲜花”,能以表演功力取胜的,寥寥无几,不少年轻演员因为表演时表情单一而被观众冠以“面瘫脸”。汪海林笑言,有些年轻演员,在电视剧中永远要求正面的镜头,其他景别要求替身完成,“这哪里是拍戏,是拍写真集!”而在娱超人看来,这就像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年轻明星越是演技跟不上或者被经纪公司过度保护,越会出现更多的替身演员,形成恶性循环。

娱乐,事实上,国际影视圈通行的准则是:表演是一个创作的过程,好的演员都不希望在自己的创作中出现替身。在电影《云图》中,汤姆·汉克斯亲自扮演一具树林中的死尸,在地上一躺就是几个小时;近几年的《碟中谍》系列电影,尽管主演汤姆·克鲁斯身手不再如年轻时矫健,但重要的动作戏,他都拒绝使用替身。汪海林强调:“滥用替身意味着粗制滥造,演员演戏最起码的要求是把属于自己的台词说出来,属于自己的戏份演出来,你拿这么高的片酬,不演戏不说台词,这就是艺德的沦丧。”

娱超人认为,滥用替身,造就的只能是“快餐式”的作品,“当观众更注重演员演技的时候,‘小鲜肉’们不转型也无法生存,刷脸终究难以持久,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个格局会有所改变。”不过,在汪海林看来,指望经纪公司和制片方减少替身的使用,不太现实,“还是要靠他律的影响,比如我们的演员评奖体系,拒绝把奖项颁发给大量使用替身的演员。”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